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联系QQ:984014
当前位置:北京市石景山区爱华外语研修学校国学红楼梦中海棠诗社是如何被毁的 ?与李纨有关?
红楼梦中海棠诗社是如何被毁的 ?与李纨有关?
2022-11-22

巜红楼梦》中,曹雪芹在“海棠诗社”中为大观园中的小姐丫环们的文化素养来了一次大彩排。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红楼梦》第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是全书少有的高潮情节之一,通过这个诗社,将大观园众姊妹聚集在一起,各自施展彼此的才华,不论是最开始的海棠诗,其后第38回的菊花诗,还是第50回的芦雪广联诗,都是《红楼梦》不可多得的优秀之笔。

而在诗社最初的创建过程中,却存在一些细节性的问题,往往被众多粗心读者一笔带过,比如李纨、贾探春两人的关系。

最早提出创建诗社的人是贾探春,组织能力极强的她,为了丰富大观园众姊妹的精神文化生活,深思熟虑之后,给众人发出了请柬,而且从请柬的形式、内容就可以看出探春的认真:

只见翠墨进来,手里拿着一幅花笺送与他看......宝玉听说,便展开花笺,看时,上面写道:“妹探谨启二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妹虽不才,幸叨陪泉石之间,兼慕薛、林雅调。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若蒙踏雪而来,敢请扫花以俟。谨启。”——第37回

探春送给众人的请柬不是寻常纸张,而是精心准备的“花笺”,上面的内容也是擅长书法的探春亲笔撰写,真真是雅得紧!

换言之:探春对创建诗社这件事筹划已久,经过深思熟虑,再三思考,这才对众人发出请柬。探春一向胸怀大志,但没有施展之地,所以此次创建诗社,是她第一次展现自己的组织领导能力,正如王昆仑先生在《红楼梦人物论》中对探卿的评价:

论诗才,她(探春)不及黛玉和宝钗,但首先发起诗社的却是探春。从有了诗社之后,林、薛、宝玉、湘云、李纨等才时常集会,展开了青年人不以长辈为中心,而自己活动的局面。这不过是探春具有组织才能的一点侧面表现而已。——《红楼梦人物论》

探春既然敢主动创建诗社,那么她必然心中已有了全盘考虑,尤其是对诗社内部的组织人员应是有自己的考量的,可探春的计划却被一个人打乱了,那就是李纨。

李纨是大嫂子,丈夫去世后,在贾府内一直过着槁木死灰般的生活,而随着元妃下令让众姊妹搬进大观园,李纨的生活出现了转机。

由于大观园和贾府之间存在一定的物理距离,大观园充当了“象牙塔”一般的存在,李纨在这里不会受到贾母、王夫人等长辈们的气场压力,她得以释放自己的原始天性。

于是乎,原本槁木死灰一般的她终于散发出青春的气息,面对探春提出创建诗社,她第一个举双手赞成,并且毛遂自荐,一屁股坐在了社长的位置上,进而对诗社指手画脚——她将迎春、惜春设置为副社长,并且规定每月初二、十六两日在稻香村举办诗社....

可李纨的这些举动,完全没有考虑过探春的感受。创建诗社是探春提出来的,她对诗社的发展有自己的考量,可却被李纨仗着大嫂子的身份干涉诗社组织工作,这已经超出了探春的初衷,所以面对李纨的“安排”,探春的反应其实很无奈:

迎春、惜春本性懒于诗词,又有薛、林在前,听了这话,深合己意,二人皆说:“是极。”探春等也知此意,见她二人悦服,也不好强,只得依了,因笑道:“这话罢了。只是想自好笑:好好的我起了个主意,反叫你们三个管起我来。”——第37回

李纨的安排看似合理,实则存在很大问题,她知道迎春、惜春不擅长诗词,便给她俩人安排了两个副社长的闲职,一个出题限韵,一个誊录监场。

可这样的话,就将原本不多的诗社参与力量给分化了,导致真正参加诗社活动的只有林黛玉、薛宝钗、贾探春、贾宝玉四人,这样的诗社还有什么意思?

同时,李纨的这个安排还留下一个“后遗症”:迎春、惜春的副社长位置乃是闲职,说白了就是充数的,她俩不能真正参与其中,必然会丧失对诗社的兴趣。

果不其然,第42回,惜春迅速以“奉贾母之命作年画”为由,退出了诗社;迎春也因为在诗社中的存在感不强,被贾宝玉称为“二姐姐不在又如何”,这些都是李纨安排组织工作的漏洞。

以探春的谋划,她必然提前想好了如何让所有人都参与到诗社活动中去的办法,可经不住李纨强行以大嫂子的身份占据了社长的位置,进而发号施令,从“只得”二字就可看出,探春内心深处是不太愉悦的。

如果李纨接手诗社,能把诗社办好的话,她的“倚老卖老”也算情有可原,可李纨却在接手大观园诗社后,在诗社的资金问题上犯了错误,导致举办诗社的花销越来越巨大,最终导致了诗社的消亡。

陈大康先生在《荣国府的经济账》一书中,就曾提到过李纨在诗社资金问题上存在的问题。比如《红楼梦》第45回,李纨带众姊妹去问王熙凤要钱,作为举办诗社活动的固定资金,期间有一些细节值得引起读者注意:

探春笑道:“我们起了个诗社,头一社就不齐全。众人脸软,所以就乱了。我想必得你去作个监社御史,铁面无私才好。再四妹妹为画园子,用的东西,这般那般不全,回了老太太......”凤姐笑道:“你们哄我,我也猜着了,哪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第45回

众姊妹一起去问王熙凤要钱,按照道理来说,李纨作为社长,她应该全权负责这件事,可最终张嘴要钱的人却是探春,李纨却躲在姊妹们背后,这番操作着实让人怀疑李纨的人品。

另外,在探春等人的争取下,最终王熙凤给诗社批了五十两银子,可这笔钱在李纨的管理下,被迅速花完,乃至于到了第50回“芦雪广联诗”,李纨居然再次张嘴问姊妹们要钱:

李纨道:“我这里虽好,又不如芦雪广。我已经打发人笼地炕去了,咱们大家拥炉作诗......你们每人一两银子就够了,送到我这里来。”指着香菱、宝琴、李玟、李琦、岫烟,“五个不算外,咱们里头二丫头病了,不算;四丫头告了假,也不算。你们四份子送了来,我再总拿出五六两银子来,也尽够了。”——第50回

从第45回——第49回,中间仅隔四回,《红楼梦》中五十两银子的购买力相当于普通人家两年多的花销(刘姥姥语),可却花得这般快速,乃至于李纨再次问姊妹们收钱。

要知道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袭人、晴雯等丫鬟不过凑了三两二钱银子,就能准备出十几碟果子,一大坛好酒,让整个怡红院的丫鬟、婆子们吃喝玩乐了一个晚上,如何这钱到了李纨手里,就这么不禁花呢?

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李纨在诗社资金上动了手脚(亦或者是《红楼梦》的时间设置存在问题)。

另外,李纨向姊妹们收取的费用也太过高昂,因为贾府姊妹们每个月的月钱不过二两银子,李纨就要每个人拿出一两来,而且一个月初二、十六都要举办,这么算来,贾家姊妹们每个月的全部花销,都要被这个所谓的诗社掏干净。

这也是为何大观园诗社到了后期,就再也办不下去的重要原因,于是乎,芦雪广联诗之后,再也没有姊妹主动提出要举办诗社,这背后的原因,是众位诗社成员心照不宣的秘密,